城区停车何日不再难?

2018年09月12日08:47  来源:长沙晚报
 

  9月4日,岳麓区钰龙天下小区地下停车场内空荡荡,未售出的车位安装了地锁。长沙晚报记者 刘琦 摄

  9月4日,岳麓区钰龙天下小区地下停车场内空荡荡,未售出的车位安装了地锁。记者 刘琦 摄

  在芙蓉区二里牌社区二里牌巷,水果摊点占据了两个车位,使停车难题雪上加霜。长沙晚报记者 余劭劼 摄

  在芙蓉区二里牌社区二里牌巷,水果摊点占据了两个车位,使停车难题雪上加霜。记者 余劭劼 摄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这表达了作者的什么心境?”

  “回家找不到停车位。”

  很多调侃停车难的段子虽略显夸张,但也道出了大家对此的深切感受。

  老旧小区居民下班在家门口转半小时,找不到车位;新建小区居民因停车位只售不租,只能在公共区域抢车位;求医者在医院停车场入口排长队,结果还是得去外面找车位;年轻小伙下班约朋友去饭店吃饭,朋友点了餐,菜也上齐了,他还没找着车位……

  大多数驾驶员对上述场景都不陌生。随着长沙汽车保有量的持续增长,如今,长沙内六区的停车位缺口已超过70万个,停车难问题受到社会广泛关注。连日来,记者到长沙多个居民小区、医院、学校周边及企事业单位进行探访,了解市民停车现状,探求破解停车难的“良方”。

  探访

  小区 现场1

  在家门口转半小时,找不到停车位

  每天傍晚回家,芙蓉区朝阳街道二里牌社区的于先生都要碰运气找停车位。运气不好时,他得开着车在家门口绕半小时,仍难以找到空余的停车位。

  二里牌社区属于典型的老旧社区,车多位少,又找不出空余场地来建新停车场。更让于先生烦躁的是,一些门店经营者还长期霸占停车位摆摊做生意。于先生曾多次与其交涉,都没有效果。

  9月3日22时许,于先生带着记者来到二里牌社区内的二里牌巷,在这里,记者很难找到一个空余的停车位。提质改造后,这条巷子两旁划了46个停车位,但其中的10个被水果摊、夜宵摊占据。“对停车难这事,我都快烦躁到麻木了。”面对记者的采访,于先生脸上露出隐藏不住的郁闷神情。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政府花大力气新增的停车场,最后却被改做他用。”家住芙蓉区东南明苑的谢先生每天都要为停车烦恼,家门口好不容易新修了一个停车场,却只用了几个月。据了解,2015年,芙蓉区晚报西街与火炬西路路口的一大批违法建筑被拆除,建成了停车场,共220个停车位。但开放一段时间后,该停车场又被长期封闭,“据说是收益低,没人管理”。3年过去,这个投资100多万元的停车场如今被改成了驾校,紧邻该处的小区、学校仍然停车困难。

  医院 现场2

  停车场入口排长队,导致道路成堵点

  “半个小时了,还没找到停车位,来医院停车简直是噩梦!”9月4日上午,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旁,何先生忍不住向记者抱怨。原来,他开车带家人前来就诊,一大早就在医院门口排队。等了半小时,好不容易开车进去了,在里面绕了一圈却发现早已没了空位,他只好又将车开出。

  当日10时许,准备入院停车的车辆仍在排队,从人民路一直排到南元宫巷。据了解,该医院新内科楼地下停车场有3层,有停车位约300个,其中有少部分立体停车位。记者进入该停车场,发现有不少立体停车位已损坏,无法使用。

  “每天6时开始就有车进来,到8时停车场就饱和了。”停车场出入口的一名保安称,该处现有的停车位与庞大的停车需求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并非个例,长沙各大医院基本都是停车难的“重灾区”。如省儿童医院有400余个停车位,但每天来医院的车辆约4000台次。

  因为医院停车难、排队车辆多,周边道路交通也随之“遭殃”——医院附近的人民路、韶山路、梓园路、芙蓉路等相关路段,成了城区重要堵点。

  校园 现场3

  停车位改成绿化带,找车位难上加难

  近日,每天需要前往杨家山某幼儿园接送小孩的张征向记者反映,杨家山周边停车位原本就很紧张,但高架桥下的停车位竟被改成了绿化带,接送小孩的家长想找个停车位相当难。

  9月7日8时,正是该幼儿园入园高峰期,记者从报社出发,4公里的路程,停停走走用了近20分钟。张先生透露,以前桥下可以停几十台车,停车位取消后,原本可以从桥最北端掉头的车辆必须往南行驶50米左右,加剧了此地的拥堵。

  记者在该处发现,桥下中心区域的部分植物已经死亡。“土就堆在混凝土的路面上,加上没有阳光,怎么能养活呢!”一位路过的市民向记者吐槽。

  据了解,为了“治堵”,杨家山周边路段交通曾多次优化,在2013年6月交通优化后,被取消的停车位并没有得到补充,加剧了该处停车难。

  “高峰时段路两边都停满了,有些家长就会将车停在马路中间,找个停车的地方太考验人了。”每到周末接送小孩去湖南广益实验中学,江女士心里就直打鼓。她说,学校附近几个小区,需要报出楼栋号及业主的姓名才能停车,附近两个银行的前坪各有二三十个车位,一到接送学生的那天,进口便会关上,“如果放学和入学时段不允许在路边停车,就只能等着被抄牌”。

  路面 现场4

  限时时段未到,夫妻守车不敢回家

  今年7月,交警部门在芙蓉苑小区周边的王家湖路设置了220余个限时停车位,这本是一件缓解停车难的好事,但芙蓉苑小区的居民又有了新的烦恼。

  这些停车位的限时停车时段为每日20时至次日7时。9月4日19时40分,距离允许使用的时间尚有20分钟,记者发现,小区居民钟女士和丈夫把车停好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路边守着自家的车。“我们得等到20时才敢走开,怕被交警抄牌。”她告诉记者,自己每天18时左右下班,而限时停车位要20时才可以使用,她只好“遛一圈”再回家停车。

  “停车的大部分都是小区居民,现在上下班大多朝九晚五,一般18时许就到家了。”钟女士说,限时停车导致下班早的居民都不敢将车停在这里,“而且原本我们早上7时多才出门上班,但因为车停在这里,6时多就要跑过来移车。”

  单位 现场5

  免费停车仅15分钟,引办事群众质疑

  长沙市交警大楼前坪的停车场原本免费停车,上月,地面停车场进行智慧停车提质改造,并按时段收费。停车场收费人员介绍,收费机制有效减少了停车位被长期霸占的现象,也缓解了周边道路车辆排队进停车场的情况。不过,该停车场的免费停车时间只有15分钟,在此停车的多位市民有意见:“15分钟怎么可能把事情办完?”

  “超过15分钟就要收费,群众办个事都不敢把车停进去。”市民高女士说,她曾去西湖文化园内的文创协会办事,停车不到半小时就要交费。高女士认为,这不仅不利于缓解停车难问题,反而可能让更多办事群众把车停在非停车区。近日,记者在该处探访发现,该文化园多个地下停车场均有不少空车位,但咸嘉湖路旁的入口道路两侧却停了不少车。

  探因

  车位缺口

  长沙内六区净缺口超70万个

  据长沙交警部门统计,截至今年7月底,长沙内六区共有停车场2155个,停车位75.74万个。其中,公共停车场794个,停车位20.81万个;专用停车场1361个,停车位54.93万个。与之相对应的是,全市汽车保有量232万余辆,其中,内六区汽车保有量151万余辆,内六区停车位净缺口超过70万个。

  事实上,长沙作为省会,还有不少外地汽车特别是本省异地汽车长期在长沙城区运行,实际缺口可能更大。

  不仅停车位数量与汽车保有量相差甚远,两者的增长速度亦是如此。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全市新建公共停车场413个,新增停车位8.6万余个。但长沙的汽车保有量从2014年底的144万余辆增长到了2018年7月的232万余辆,3年多时间里增加了88万辆。

  在有限的城市空间和土地资源里,老城区的停车位“欠账”多,新建区域或老城区提质改造时的停车场增量也跟不上。按照2016年实施的《长沙市城市规划管理技术规定》,在主城间距区,建筑面积在90平方米以下的,每户配置0.5个车位;建筑面积在90平方米到150平方米的,配置0.7个车位;建筑面积在150平方米以上的,配置1.1个车位。但这样的配置与汽车保有量的迅速增加相比,仍明显不足。

  长沙市停车办主任唐志远介绍,近两年来,长沙新建的停车场基本停留在社区提质提档、棚户区改造以及一些房地产新建项目上,就地取材、临时划线的居多,真正投入大、初具规模、能明显缓解周边区域停车压力的停车场并不多;对可利用区域的地下空间开发不够,立体库、多层停车楼新建也不多。另一方面,公共停车场建设资金投入大、回报周期长、收益低,这也是停车场建设跟不上的一大原因。

  存量空置

  未充分挖掘资源,未合理共享

  市人大代表龙凤舞曾走访调研停车难问题,他认为,长沙不少小区周边的非主干道路蕴藏着大量停车资源,交警部门可适时拓展老旧小区周边部分非主干道上的夜间临时停车位,在不影响正常通行的情况下,让附近居民下班后有车位可用。他在调研中发现,一些不得已将车停放在周边非主干道路段的居民,尽管未对交通造成影响,但由于路段未划定车位,常常“吃罚单”,加剧了停车难的问题。数据显示,长沙交警2015年查处违停车辆644438台次,2016年查处违停车辆1007594台次,2017年查处违停车辆1303132台次。

  家住芙蓉区王府花园的贺华对此深有感触。“尽管不时有交警过来抄牌,但路上每天都停得满满的。”他介绍,湖心巷只有附近小区车辆经过,但自从前年取消路面停车位后,停放的车辆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停得更乱了。

  在龙凤舞看来,部分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内部停车场未对广大市民开放,是另一个停车资源运用不足的情况。“市民为了找车位焦头烂额,而大多数单位内部停车场下班基本处于无车停放的状态,为何不将这些资源好好利用呢?”龙凤舞认为,凡具备开放条件的单位,除保留经核定公务车数量及一定供加班值班人员使用的停车位外,其余车位应该对外开放,提高利用率。

  “本就紧张的停车位还有不少空置浪费,背后其实有人为因素。”岳麓区钰龙天下小区居民周女士认为,他们小区的地下停车位只售不租,以至于地下车库空置车位多,马路却被挤占得像停车场。

  运行缺陷

  缺乏智慧停车诱导及信息服务

  在中南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副院长黄合来看来,停车难问题除了供给、运用不足的原因,还存在智慧停车诱导和控制、合理的差别化停车收费等配套管理方法不到位以及静态交通设施建设与动态交通路网不均衡等原因。

  “大家开车外出有停车难的感受,是因为不知道哪里还有空余车位可以停。”黄合来说,由于缺乏智慧停车诱导,驾驶员得不到有效的停车信息化服务,只能开着车“碰运气”,一方面加剧了停车难的感受,另一方面也加剧了周边道路的拥堵。

  他认为,目前长沙城区部分停车场的收费机制不合理,比如有的停车场不论停车时间长短,都是收同样的费用,明显不利于停车资源的有效周转。

  “目前,部分区域的静态交通设施建设与动态交通路网没有均衡发展。”黄合来说,比如中心城区一些公共用地被用来新建停车场,这些静态交通设施供给总量的增加,势必带来出行需求的进一步增长,或将导致中心城区动态交通路网的进一步拥堵。

  唐志远也认为,目前,一些供需脱节、矛盾突出的简易停车项目,没有从区域发展及人流、车流、交通路网结构和拥堵状况来综合研判,前置准备不够,新建之后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探解

  加快供给

  “缓解停车难是一个系统工程,增加供给是一项必须的工作。”长沙市停车产业协会会长王科认为,针对城市发展欠下的“旧账”,需要更快推进停车场建设。

  在新建之前,规划设计层面必须要有前瞻性,合理布局停车资源。同时,政府部门要注重停车技术方案的选用,对停车配套不足的建设方案实行“一票否决”。开发商在建设过程中也要增强社会责任感,不能只为经济利益而忽视停车设施建设。

  针对老旧小区等停车难“重灾区”,王科认为,相关难题虽没有终极解决方案,但通过有机更新、“微创手术”的方式可以有效缓解。目前,在100平方米的地块上开发出100个车位是可以实现的,相关停车设备和技术已十分成熟。但开发建设成本高、投入回收周期长,这需要各方达成一致,特别是物业企业和业主委员会要对停车设施建设予以理解支持,政府减少相应的审批环节,最好能一站式解决审批流程。

  “应该尽快取消24小时全路段禁停的做法。”交通工程师曲涛曾经在纽约交通局工作过5年,他认为,城区24小时禁停既不符合城市道路行车和泊车双重功能的建设初衷,更不符合交通出行早晚两高峰、午夜两低谷的分布规律。

  从2007年起,西安采取限时停车的措施,在规定的时段内,部分路段可将停车点扩展到人行道上;上海推广“马路限时停车”,并与错峰停车、开放单位内部停车位等措施结合。龙凤舞建议,长沙可以借鉴这些城市的经验,拓展老旧小区周边部分非主干道上的夜间临时停车位。

  错时共享

  “在做大增量的同时,也必须消化好存量。”王科称,这就好比不能老往家中“买菜”,而应先把没吃完的“菜”吃完。

  近年来,哈尔滨、上海等国内多个城市相继实行将城区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停车场对市民共享开放的措施。龙凤舞认为,长沙也应继续加大力度,鼓励机关、企事业单位、物业公司等采取错时共享方式,对广大市民开放内部停车场,充分挖掘停车资源。

  事实上,在这一方面,有些单位已经走在前面。位于解放西路上的湖南省人民医院,院内车位仅有310个,就诊高峰时段,停车位“一位难求”。医院保卫部主任刘怡素介绍,为了缓解停车难,2012年起,该医院要求职工不开车上班或在院外停车,把宝贵的车位留给就诊的患者。“我们每个月会给职工发放交通补贴费,如果有职工违反规定将车停在院内,将扣除其该项补贴。”

  完善配套

  除了解决车位严重不足这个“硬伤”,通过互联网+智能化技术对传统停车场进行改造,实现停车位和停车人信息实时共享也是解决停车难题的有效办法。

  “如果只靠供给,城市的停车位永远不够。”黄合来说,长沙应提高交通系统的智能化、科学化程度,重视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处理等信息技术的积累,合理调配配套资源,发挥智慧交通系统的积极作用。他建议,长沙应向香港特别行政区、新加坡、日本、纽约等地学习,通过智慧交通、智慧停车诱导和控制、合理的差别化停车收费等配套管理方法,实现静态交通和动态交通的均衡。

  王科对此也深以为然。据其了解,目前长沙很多停车场无人管或未备案,成了“信息孤岛”。他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完成这些停车场的信息搜集工作,完善智慧停车诱导等措施。

  “若进一步探究,停车难问题其实不只关系到停车本身。”王科说,目前部分医院、学校长期停车难,是因为优势的医疗、教育资源过于集中,群众“用脚投票”导致车辆聚集。如何解决?王科认为,政府部门应同步从源头梳理,合理规划教育、医疗、公共交通等资源,加强各区域的基础配套,尽量让老百姓不用开车,在家门口就可以把事办好。与此同时,市民也应逐步转变出行观念,积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

  探索

  长沙做法

  盘活存量、扩大增量,多举并行

  针对停车难问题,唐志远认为,长沙要智慧引领、建管同步、多管齐下,才能有效缓解。

  他认为,首先要打造“智慧停车云平台”盘活停车位存量,通过共享停车数据、实施停车诱导、错时共享停车,多措并举提高存量停车泊位的使用效率。据悉,截至8月16日,全市智能停车管理信息系统平台已接入830个停车场,总车位达34.1万个。

  另外,坚持规划先行,扩大增量,鼓励各单位、社区利用自有土地新建停车位,对老旧社区、棚户区改造时尽量新建车位,在有条件的路段设置一定数量的路边停车泊位,提供短时和夜间停车服务;助推社会资本参与,强化停车产业,以市场为导向,补齐拉长停车产业链条;规范停车运营,全市所有的停车设施应逐步按照市公安交警部门的要求进行备案,并纳入全市智能停车信息平台进行统一管理。

  他还建议,应强化价格杠杆,实行差异化收费,按照“路内高于路外、地上高于地下、室外高于室内”的停车收费标准,实行分时段、分地域的差异化累进制收费政策,同时大力倡导“绿色出行、健康出行”。

  今年6月,长沙市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长沙市公共停车设施建设的若干政策》,通过科学高效集约用地、简化报建审批程序、分类补贴、创新投融资模式、规范商业配套建设等多种方式推进公共停车设施建设。在唐志远看来,在上述政策及“一圈两场三道”建设等相关工作的推动之下,长沙的停车难问题将得到逐步缓解。(记者 岳冠文 刘琦 聂映荣)

(责编:曾璐、罗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