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用公款91万元、潜逃多年的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

2019年03月20日08:42  来源:华声在线
 

  “在外流浪15年,真的不划算。现在回来了,我不用再担惊受怕了,该负什么责任就负什么责任,争取重新做人。” 2月24日,在会同县看守所,会同县烟草公司原职工赵玉忠悔恨地告诉记者。

  今年元宵节当天,外逃15年、现年56岁的赵玉忠回到会同,向该县监委投案自首。

  这是监察体制改革以来,怀化市首个投案自首的外逃人员。

  挪用公款 仓皇出逃

  赵玉忠在烟草公司工作,家里还开了小商店,日子本应过得丰足。可是,由于做生意接连亏钱,家里还不上账,他选择走向极端,将目光瞄向了自己经手的公款。

  2004年10月,赵玉忠利用担任县烟草公司随车收款员的职务便利,多次截留单位香烟货款91万元,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及弥补经营商店的亏损。而后,他担心私自挪用公款行为被单位发现,便伪造了12张银行缴费单,并瞒着家里,带着剩下的60多万元仓皇出逃。

  “先是到了怀化,然后就漫无目的地逃亡,有零工就打一下。但打工不是目的,只想到处流浪。”赵玉忠告诉记者,这些年,他拿着找人办的一些假证,先后去了武汉、北京、上海、大连等20多个城市。

  因为害怕暴露自己,赵玉忠一路上都不敢跟家里人有任何联系。

  辛酸苦辣 样样都有

  赵玉忠携款潜逃后,会同县检察机关对其进行了立案侦查,县公安机关将其列为网上追逃人员。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将其缉拿归案。

  “在火车上,见到警察,我吓得赶紧往厕所里跑,这样的经历有很多次。”一路逃亡,一路担惊受怕,赵玉忠从41岁熬到过了半百,头发也开始花白,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苍老。

  在看守所里,赵玉忠向记者坦言:“逃亡之路,吃好喝好的时候也有,但更多的是提心吊胆,日子并不好过,辛酸苦辣样样都有。由于自己喝酒抽烟、出手大方,一路上也交过一些所谓的朋友,但他们都是想方设法花你的钱、借你的钱,交不到真朋友。”

  随着年龄增大,他越来越牵挂家人,“父母是否还健在?儿子应该长大了,是什么样子……”

  “逃了这么多年,记忆深处,只有哥哥家商店里的老座机电话号码还隐约记得。”赵玉忠告诉记者,今年过年之前,他第一次用二手手机往这个座机打了电话。家人告诉他,父亲正病危,监委也找他儿子谈了话,并让家里人做工作让他回来自首、积极退赃。

  “真的很想父亲,在外边也不好过,我想回来。”逃亡多年的赵玉忠终于心动,准备动身往家赶。可惜的是,当时即将过年,车票不好买,他还是没赶上见父亲最后一面。

  迂回战术 促成自首

  对于赵玉忠案,有关部门一直没有放弃。

  监察体制改革后,怀化市纪委监委坚持防逃追逃两手抓,对全市的外逃人员进行了再次梳理,建立了台账。同时,制定“一人一策”追逃方案,督促县市区委及县市区纪委监委全力追逃。

  会同县委高度重视,扛起追逃的主体责任。该县监委积极履职,于2018年11月对赵玉忠立案调查。在怀化市纪委监委协调和会同县委反腐败领导小组指挥下,县监委与县公安、检察等机关通力协作,多方排查线索,实施布控抓捕。

  “鉴于无法直接联系到赵玉忠,我们动员其亲属积极做思想工作,劝其投案自首。同时,多次找其子谈心谈话,分析当前追逃追赃形势,宣传法律法规,动员其做好劝返工作。”会同县纪委监委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于国营介绍。

  在强大的政策、法律威慑下,赵玉忠最终投案自首。投案当天,会同县监委查清案情后,随即将赵玉忠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当年,赵玉忠逃亡的时候,其儿子才上初一。如今,面对多年未见、长大成人的儿子,赵玉忠内心五味杂陈。

  “儿子叫了你吗?”记者问。

  “叫了。”他眼中闪着泪花,“当时是自己糊涂,选了一条极端的路。”(记者 张斌 通讯员 米承实 杨镇远)

(责编:罗帅、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