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调皮少年到英雄消防员 刘磊用忠诚践行誓言

2019年03月25日14:17  来源:红网
 

WXB_1742_副本.jpg

3月24日,刘磊烈士骨灰在石门县烈士陵园安放,上千群众手持白花,依次向烈士致哀。

DSC_8738.jpg

刘磊的骨灰从苏州市吴江区被送往常德市石门县,一路上,近十万群众在道路两边吊唁和迎接英雄“回家”。

DSC_8844.jpg

刘磊的母亲抱着刘磊的遗像伤心不已。

DSC_8885.jpg

常德消防支队消防员将烈士刘磊的骨灰交给刘磊的直系亲属。

  青山埋忠骨,澧水颂英魂。

  3月24日上午,刘磊烈士骨灰在石门县烈士陵园安放。下葬结束,上千群众手持白花,排成一条黑色的长龙,依次向烈士致哀。

  5天前,刘磊在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新东大桥营救跳河轻生女子时不幸被水流卷走,壮烈牺牲。

  3月20日,应急管理部政治部批准在营救跳河轻生群众时英勇牺牲的江苏苏州吴江区消防员刘磊同志为烈士。

  3月22日,刘磊的骨灰从苏州市吴江区被送往常德市石门县,一路上,近十万群众在道路两边吊唁和迎接英雄“回家”。

  3月23日,他的骨灰盒被安放在石门县殡仪馆,前来吊唁献花的人仍然络绎不绝。

  这两天,红网时刻记者见到了刘磊江苏市的战友、小学的老师、儿时的伙伴和他的父母。在他们的讲述中,还原了刘磊这些年从一个调皮少年到英雄消防员的变化和成长。

  小学老师周子琳:从小的梦想就是当兵

  石门县第五完全小学教师周子琳是刘磊小学的老师。对于刘磊的印象,“他是一个特别的老实的孩子,热心帮助别人,从小的理想就是当兵。”

  周子琳回忆,在小学三年级一次作文课上,她让班上的孩子谈自己的理想,“有的说想当医生,有的说想老师,但刘磊却说想当兵。”也是如此,周子琳开始格外的关注刘磊。

  “在班上特别的积极。”周子琳说,班上的卫生,刘磊都会主动帮忙打扫,同学不舒服,刘磊主动帮忙,“班上的纯净水从来没有断过,这些都是刘磊主动搬的。”

  更让周子琳觉得难能可贵的是,刘磊做的这些事情从来没有都没有跟老师说过,都是其他同学同学反映的,“这个可能离不开他的家庭教育。”

  对于刘磊的牺牲,周子琳刚开始以为只是同名,但随着新闻报道越来越多,周子琳终于确定了自己曾经的学生已经成为烈士的事实。“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周子琳感叹到。

  回到刘磊曾经待过的教室,周子琳眼眶又湿润了,只是喃喃地说,“他从小就是个乐于助人的孩子,不需要他人的召唤,而是内心会去召唤自己。”

  儿时伙伴:穿上军装再大的苦也吃得起

  詹赐兵和刘磊是发小,两人同岁又从小一块长大,感情十分深厚。

  在詹赐兵的印象中,刘磊身上有股石门伢子的“恰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的劲头,很仗义也很善良,“路上碰到乞丐,给的都是十元二十元的钱”。

  “小时候他就特别的仗义。” 詹赐兵告诉记者,上初中时,如果朋友被人欺负,他都会主动帮忙朋友,“他当兵之后,我们还经常联系,跟我说起他在盛泽的情况,说到自己第一次救火的场景,他还是很紧张的,但后来听说,他成了消防尖兵,处理事故都是冲在最前面的。”

  战友汪涛:执行任务时他总是冲在最前面

  “那年队里来了3名新兵,刘磊是表现最突出的一个。”汪涛曾经是吴江消防大队盛泽中队的副中队长,跟刘磊一起工作了两年,他对刘磊印象尤为深刻,“他人比较老实,肯干活,总是抢着干活。”

  “训练也特别刻苦。”汪涛介绍,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的多次训练比武中,刘磊的挂钩梯项目都会获得名次。“他常常在大家休息的时候给自己加训,跑步、练体能,身体素质很好。”

  有一次刘磊在训练中腿磕破了,但是他仍然不肯去休息。“他说,‘我不训练,就要落后了’。”汪涛介绍,盛泽中队此前出警任务不少,刘磊常常担任一号员或二号员的角色,执行任务时他总是冲在最前面。

  在中队,刘磊先后参加灭火救援战斗700余次,抢救遇险群众120余人,先后2次被评为优秀士兵,多次受到表彰奖励。

  去年12月30日,苏州市消防救援支队举行迎旗授衔和换装仪式当天,刘磊在自己的日记本上中写下了这么一段话:“今天,这身叫做‘火焰蓝’的制服,就带着使命和荣誉,走进了我的生命里。火焰蓝,是火焰在极高温度下产生的颜色,象征着火焰的高温和纯净,象征着我们是守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希望之光、生命之光!”

  刘磊把这种使命和信仰沉淀在了换上“火焰蓝”后的每一次灭火救援战斗中,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对党忠诚、纪律严明、赴汤蹈火、竭诚为民”的铮铮誓言。

  父亲刘学祥:当兵让儿子真正成长了

  “在牺牲前一天他还发微信给我,提醒我们使用煤气要注意安全。”这些天来表现异常坚强的刘磊父亲刘学祥接受记者采访时,眼眶湿润。

  在刘学祥眼中,儿子当兵之后,成长了很多,也成熟了很多。“小时候他很调皮的,小时候有个小名叫‘赖皮’。” 刘学祥说,如果家里人没满足他的要求,他就会满地打滚。

  “初中时,他喜欢上网,一次我还找到半夜三更。”刘学祥说,当时他特别的担心,以为刘磊将会变坏……然而这些担心在刘磊成为消防员后就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刘学祥说,儿子成为消防员以后,经常会跟家人视频聊天,时常提醒家里要注意消防安全,手机充完电之后要记得拔掉插头。

  “他上一次回家,是2017年,那是他当消防员后第一次回家,也是最后一次回家。”说到这里,刘学祥泪水禁不住在眼眶里打转。探亲时,刘磊给爷爷、外婆等亲人各包了500元红包。“前不久,他还给家里打了7000元钱,想让他母亲用一部分钱买个新手机。”刘学祥说。

  “原本有15天假,他休了10天就回去了,我们知道,他很喜欢这份工作。”回忆起2015年骑摩托车送刘磊去县武装部参军的情景,刘学祥说,“他当时很高兴,很想去,想当兵”。

  在苏州,刘学祥去了刘磊生前工作过的消防中队,看到了他的一些照片,让他对儿子的了解更加深了一步。

  “我们这时候才知道,他用自己的工资资助了家庭困难的小孩子,还常跟战友一起去敬老院做义工。这些照片,我们都收藏了起来。”刘学祥说,儿子牺牲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可挽回,他不怪轻生被救的女子。(记者 汪衡)

  【记者手记】

  斯人已逝,精神永存

  采写迎接烈士刘磊“回家”这篇稿件,记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泪水一次次打湿了双眼,坐在车上看着路边举着挽联的石门市民,心中又感慨又难过。

  人的青春只有一次,有的岁月静好,有的负重前行,有的放飞自我,有的心系家国,但青春不只眼前的潇洒,也有家国与人民。在任何时期,在任何背景下,消防员仍会直面无比残酷的牺牲。

  看着刘磊的母亲一次次因为伤心过度而晕过去,记者不知如何上前安慰。让我们向英雄致敬,让烈士安息。同时,向那些守护我们平安的所有消防员致敬!

(责编:罗帅、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