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移动互联有望跑出几头“独角兽”

2019年03月26日09:00  来源:长沙晚报
 

  漫画/何朝霞

  漫画/何朝霞

  肚子饿了,可以在孚利购无人超市自助下单;闲暇时间,打开映客直播便可与主播聊天互动;工作太忙没时间处理家务,58到家来帮忙……长沙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市民生活更加便利、更具品质。

  “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拉动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规模逐年攀高。来自市工信局的数据显示,去年,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营业收入达到900亿元,增长20%。

  这个数据背后,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含金量如何?与北上广深相比,又具有怎样的“星城特色”?还存在怎样的不足?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日前进行了采访。

  新兴产业

  从无到有,长沙移动互联网量质齐升

  2014年以前,长沙的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不温不火,从数量来看,长沙互联网企业只有不到500家,从质量来看,知名互联网企业屈指可数,仅有一家上市企业,即有着“手机动漫第一股”称号的拓维信息。

  “从那年开始,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迈入快车道。”长沙信息产业园党工委委员、长沙软件园发展中心主任傅纯介绍说,当年,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兴业动作频出。

  记者翻阅资料发现,2014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鼓励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意见》《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鼓励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湖南省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规划》(2014-2018年)等政策相继出台和发布。

  “乘着政策东风,短短几年时间,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从无到有,成为一个明星级产业。”傅纯说,近年来,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产值保持年均两位数增长,2018年营业收入达到900亿元。

  对于这个新兴产业的“含金量”,傅纯觉得“一点也不虚胖”。他告诉记者,从数量上来看,截至去年底,长沙移动互联网企业达到2.6万家。长沙高新区作为该产业集聚区,园区移动互联网企业每天新增四五家,去年全年新增1700余家,达到6671家。截至今年2月,长沙高新区移动互联网企业已达到6979家。

  从质量上来看,尽管“先天不足”,但短短五年时间,长沙本土互联网企业茁壮成长,自主培育的企业景嘉微电子、华凯创意、科创信息、御家汇先后上市,成为长沙移动互联网企业典型代表。

  一批企业也频频受到资本市场青睐。傅纯告诉记者,去年长沙高新区共有48家移动互联网企业成功融资,总额达9.38亿元,是前年的10倍以上。快乐阳光互娱、安克创新、潭州教育、草花互动、中移电子商务等有望成为独角兽企业。

  崛起要素

  长沙“三板斧”

  吸引数以万计的企业落户

  如今,百度、腾讯、京东、华为等互联网巨头先后布局,中兴通讯、中国长城、中国移动、58集团、映客直播等国内众多互联网领军企业将全国总部(第二总部)落户于此。

  是什么因素,让这些移动互联网企业纷纷安家长沙,又是什么拉动移动互联网产业井喷式发展?

  傅纯给出的第一个答案是:营商环境。他告诉记者,湖南营商环境看长沙,长沙营商环境看高新区。在移动互联网产业方面,园区致力于解决企业发展痛点和难点。

  以傅纯办公所在的芯城科技园为例,产业园对新入驻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实行第一年租金全免、第二年租金减半的优惠政策,大大减少企业生存压力,提高企业“成活率”。

  柳枝行动是湖南三大互联网品牌之一,也是中小企业成长的沃土。截至去年底,柳枝行动累计筛选项目4279个,签约入孵项目475个,帮助56个项目获得3.6亿元融资,其中机械之家、莫之比智能、影娱文化、老来网、伊鸿健康、孚利购、刚刚好等项目均获得千万级融资。

  莫之比智能是国内唯一实现77GHZ毫米波雷达量产的企业,于2018年7月入孵柳枝行动,在得知莫之比智能“不缺技术,缺客户”的需求后,柳枝行动为其对接了ETCP、千盟智能等客户资源。

  2016年落户于长沙高新区的医家智烯,也是“柳枝行动”的受惠者之一。“我们公司当时从报名‘柳枝行动’的众多项目中脱颖而出,获得了20万元无偿资金。”医家智烯的创始人李思幸说,当初选择落户长沙,正是看中了营商环境、科技氛围等各个方面,如今看来这个决定是明智的。

  平台,是长沙的第二个优势。记者了解到,腾讯、微软、百度、阿里云、58、三一重创等众创空间和胜利者同盟、湖湘会等组织为移动互联网创业提供了重要平台。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每年的互联网岳麓峰会。傅纯说,五年来,互联网岳麓峰会相继吸引了熊晓鸽、姚劲波、倪正东、王刚、徐小平等诸多行业大咖出席,由最初300人的小规模论坛发展到如今3000多人的中国互联网的业界盛会,成为长沙的一张新名片。

  “让人才、资金聚集,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形成产业生态,企业才能良性互动。”傅纯说,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第三个关键就是产业生态的建立。

  营商环境、孵化平台、产业生态正成为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快速赶超过程中,铸成的“三板斧”。

  星城特色

  “生活之都”正快步朝着“移动生活之都”迈进

  长沙素有“生活之都”的美誉,衣、食、住、行等生活服务类行业基础雄厚,文化产业特色明显。长沙市委市政府已经逐步明确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方向,即将移动互联网技术与生活服务类行业、特色文化娱乐产业相融合,充分发挥星城特色。

  在移动互联网产业的加持之下,“生活之都”正快步朝着“移动生活之都”迈进。出门旅游,点“懒猫旅行”;海淘“剁手”,上“云猴全球购”;管理血糖,用“糖护士”手机血糖仪。

  傅纯告诉记者,当下,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正朝着“互联网+”方向加速前进,与旅行、购物、医疗、金融、电商、教育等多个领域深度融合,深耕于更便捷的垂直化移动应用。

  潭州教育是“互联网+教育”的弄潮儿,早在2007年就涉足在线教育行业。目前共开设200多门课程,学员群体遍布全球:包括中国、韩国、日本、加拿大、欧洲、印度等国家和地区。

  潭州教育董事长周有贵介绍,10余年来,潭州教育不断将优质的课程内容、贴心的教学服务为学员创造价值,利用先进的互联网技术,采用“直播+录播+互动”的模式,让学习变得简单、方便、有趣,真正实现教育新的模式。去年,潭州教育年营业额达4.65亿元,同比2017年增长173%。

  去年,和包支付产业园区启动,开启长沙打造“移动支付第三城”的征程。记者了解到,在互联网时代进入下半场时,长沙与中国移动携手将和包支付作为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创新升级的引爆点。

  这也意味着,未来和包支付将在长沙进一步拓展应用场景,实现和包支付在公共交通、生活缴费、公共服务、智慧政务等民生领域的全面应用,让长沙市民的生活更加便捷、更加美好。

  《2018长沙市移动互联网发展白皮书》指出,长沙高新区已经形成以58到家、梦洁家纺、远大美宅、喜鹊筑家等为代表的移动生活产业集群;以中清龙图、拓维信息、天磊网络等为代表的移动游戏产业集群;以58金融、易宝支付、中移电子商务、福米科技等为代表的移动金融产业集群;以松桂坊、御泥坊、快乐购、友阿云商、步步高云猴等为代表的移动电商产业集群。

  未来发展

  深耕传统优势领域的移动互联网化,培育龙头企业

  当下,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正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根据木桶理论,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最终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

  相比于北京、杭州、深圳,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起步晚,先天发育不足。截至2017年底,长沙市共有移动互联网企业22923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只有199家,只占全部移动互联网企业总数的0.87%。

  从营业收入来看,2017年,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营业收入为750亿元,其中,规模以上企业营业收入占全部移动互联网企业营业收入的22.95%,市场核心竞争力不足。

  更重要的是,目前,长沙移动互联网只能说以数量取胜,市场主体规模较小,经营压力大,缺乏百度、腾讯、阿里这类旗帜性企业。互联网基础设施、政策环境瓶颈、投融资环境也成为制约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

  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的莫梅锋教授认为,当下长沙的移动互联网产业还处于野蛮生长时期,应该深耕传统优势领域的移动互联网化,发挥优势,激发潜能,培育领军企业,引领行业有序发展。

  “移动互联网产业是典型的科技产业,必须依赖科技创新,依靠科技人才。”莫梅锋说,长沙是最具幸福感城市,政府部门应该出台更多的利好政策,主动吸引北上深等地因成本高而流出的科技企业和科技人才。像日本的动漫业一样,不急功近利,先培育人才,营造氛围,形成良好生态后自然可以挑战大象,后发赶超。

  未来的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将朝着专业化方向纵深发展,重点建设区块链产业园、和包支付产业园、信息安全产业园,细化深耕,打造园中园。

  记者手记

  五年前,长沙开始移动互联网的逐梦之路,克服了“先天不足”的劣势,用市场换空间,取得可喜的成绩,在移动应用方面,更是闯出了带有长沙烙印的移动互联网之路。

  从移动互联网发展指数来看,长沙的创新能力、移动生活、产业发展均在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省内领军企业阵营也不断壮大。

  不容忽视的是,长沙移动互联网产业还面临着诸多瓶颈,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软环境的打造,与沿海城市还有一定的差距。

  越是起步晚,越是先天不足,就越要放低姿态,完善生态。在资金、人才、环境等方面,理念要比北京、杭州、深圳等地更开放,要以更大的力度去制定政策,更优的服务态度去吸引人才、企业落地长沙。

  唯有如此,“冬有乌镇,春有岳麓”才能从口号变成现实。(记者 伍玲 实习生 李明珠)

(责编:万丽君、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