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频发却“人缘”极好 辣条 近600亿元产业何去何从

2019年04月23日10:49  来源:华声在线
 

  从平江发迹起源,凭借口感风味风靡市场;度过了粗放生产的初创阶段

  受益地方标准出台走向规范并高速增长;如今国标落地在即、市场不断拓展

  却因央视“3·15”晚会曝光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辣条,近600亿元产业何去何从

图为“麻辣王子”全自动拌料设备。 通讯员 摄

  辣条,似乎永远不缺话题。

  “五毛零食”,是它定位低端、价格低廉的标签;“吃包辣条压压惊”的网络段子和表情包,让它成为“网红食品”,一时风光无两;吃着辣条长大的“80后”“90后”,亲切地称呼它为“国民零食”;而在不少父母长辈眼里,辣条,就和薯片、可乐等食物一样,与“垃圾食品”画上等号。

  今年3月,央视3·15晚会曝光“问题”辣条,满是污垢的生产环境刺痛了不少消费者的神经,不少企业坦言“这对多年培育的市场打击不小”。湖南辣条产业集聚地平江县,顺势掀起一场食品安全监管“全覆盖”的专项整治行动。

  如今,这个近600亿元的巨大市场,已经引来盐津铺子、三只松鼠、金丝猴等知名食品企业前来瓜分蛋糕。

  问题频发却“人缘”极好的辣条产业,到底有着怎样的“魔力”,能吸引众多大牌入场?舆论“冰火两重天”下的辣条企业,该如何洗刷“污点”,找寻健康发展之道?

  “辣条从来不愁销”

  小辣条,大产业,2018年产值规模达580多亿元

  4月15日,记者在岳阳市平江县“麻辣王子”辣条品牌生产车间看到,一袋袋面粉自动灌入挤压车间,经过高温挤压熟化变身奶黄色的面筋长条,由机器切段后输送到搅拌车间,在油、盐、糖、辣椒等辅料里均匀地滚上10分钟,进袋封口,一批辣条便新鲜出“炉”了。工人正忙着装箱,准备运往武汉。

  “麻辣王子”行政副总裁李满良介绍,约3000平方米面积的辣条车间,一天的产值有60万元。

  “生产供不应求。”李满良说,“辣条从来不愁销。”

  记者在长沙的家润多、华润万家、步步高等多家大型超市发现,麻辣王子、金磨坊、馋大嘴、卫龙、翻天娃、还想、三湘世家等品牌的辣条,占据着麻辣休闲食品区域近一半的位置,品类多达十余种。

  在今天便利店、芙蓉兴盛、天猫超市等连锁商店,辣条也摆放在零食区醒目的位置,不时有学生或年轻女士前来选购。

  省食品行业联合会名誉会长刘送保介绍,目前,全国有辣条生产企业1000余家,总产值达580多亿元,拉动包装、物流等相关产业150多亿元。辣条产业广泛分布于湖南、河南、四川等国内十余个省(市),平江县辣条产值达200多亿元,几乎占据了全国辣条产业的“半壁江山”。

  走在平江县城,不时可见“辣条发源地 湖南平江”的招牌。平江县食品行业协会会长徐望辉介绍,1998年,平江人凭借着几百年来制作酱干的手艺,创造性地用成本更低廉的面粉挤压生产辣条,经过20余年的发展,平江县成为全国“辣条之乡”。

  辣条,也成为了平江县的支柱产业。徐望辉说,当地每10个人中便有1人靠辣条产业为生,全国辣条从业者中,平江人占了96%以上。

  徐望辉回忆起辣条“横空出世”的那几年,一批批经销商接踵而至,提货的卡车停在辣条工厂门口“蹲守”,辣条的年产值逐年增长,直到现在也没有放缓脚步。他预测,未来3至5年,全国辣条产业的总产值有望突破千亿元。

  这样的预测并非虚言。

  今年3月下旬,成都,第100届春季糖酒会,初涉辣条行业的盐津铺子推出的粗粮辣条“小新王子”,成为糖酒会上一大热门产品。仅展会3天,“小新王子”就成功与500多家经销商签约,斩获近亿元订单。

  湖南金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也是一个辣条“新手”,2018年11月第一批辣条产品上市。公司董事长罗光辉介绍,目前金磨坊辣条每日产量4000件约20吨,今年1至3月完成了3500万元产值,今年全年的销售目标是1.5亿元。

  “每被曝光一次,行业就会在阵痛后迎来飞跃发展”

  市场洗牌,地方标准有效推动行业规范发展

  辣条出色的口感风味,能无限勾起消费者的味蕾馋虫,进而催生出了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

  2007年以前,一根辣条1毛钱、一包辣条5毛钱的销售额汇聚成江海,现金流源源不断地流进从业人员口袋,流进企业资金账户,带动一个家庭甚至一方百姓发家致富。有人在狂欢,有人却陷入沉思。

  “我依靠做辣条生意,改善了自己小家的生活状况,也让公司伙伴生活条件变得更好,但是并没有觉得从事这个行业很光荣,甚至不敢明说自己是做辣条的。”“麻辣王子”创始人张玉东坦言,从事这个行业缺少尊严,没有价值感,学生有时买辣条还要偷偷地买。

  彼时,社会对辣条的普遍印象是高油、高盐、高糖、大量的不合格食品添加剂、生产场所卫生差……

  “辣条行业发展之初,进入门槛低,企业一哄而上,既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卫生许可证等相关证件;行业没有统一的生产标准,政府相关部门也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食品安全隐患重重。”湖南农业大学食品科技学院原院长、教授夏延斌说,辣条之所以会给人留下“垃圾食品”的印象,与行业初创期散兵游勇聚集、作坊式粗放生产模式有莫大的关系。

  踩雷而行,终有爆雷之时。

  2005年,辣条遭遇第一次全国性大危机,媒体曝光了一家食品厂非法使用霉克星(一种工业防腐剂)。

  这一危机使行业进入短暂的冰冻期,也直接推动了2007年辣条行业地方标准正式出台。

  有了地方标准后,小企业洗牌出局、大企业乘势而上,行业迎来跨越式发展。

  2007至2012年,全国辣条行业企业家数由2000多家减至1000多家,规模从100亿元壮大至400亿元。

  “每被曝光一次,行业就会在阵痛后迎来飞跃发展。”张玉东在辣条行业摸爬滚打近20年,见证了许多企业被“踢”出局。

  大浪淘沙,行业蜕变。2010年左右,在平江,仅需一台挤压膨化机就可以生产辣条的情况不复存在;辣条生产工艺流程逐步实现了半自动化、流水线作业;生产车间由敞开式转化为半封闭式,生产环境、设备卫生管理与消毒都有了严格的制度与规范。

  但市场仍然存在这样的尴尬:辣条低价,每包1元或2元。这自然会让消费者产生疑惑:“这么便宜,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吧?”

  省食品行业联合会名誉会长刘送保说,事实上,行业生产管理规范后,全国大部分辣条生产企业都通过了QS生产许可认证,违禁添加食品添加剂的情况也基本销声匿迹。辣条的售价不高,主要是其生产原材料易得、成本低。

  然而,总有一些企业试图“挑战”食品安全底线,2019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了“问题”辣条,其中就有生产地在平江县的“黄金口味棒”等辣条。

  风口浪尖之上,行业销售急转直下。

  监管风暴随之而来。3月15日当晚,岳阳市市场监管局迅速前往涉事企业深入调查,第一时间摸清违法违规情况;平江县连夜召集100余家辣条企业负责人召开整治大会,宣布对全县食品企业开展地毯式排查,对问题企业进行顶格处理。“平江县内超过100家辣条企业主动停业整改,待整改完成后申请县食药局现场验收合格才可恢复生产。”平江县休闲食品协会秘书长陈鹏说。

  加强行业自律、立行立改。平江县食品行业协会发起倡议,号召辣条企业对生产车间、原材料及成品仓库进行视频监控全覆盖,并向公众公开;协会还将设立24小时举报热线,对举报不规范生产企业者给予高额奖励。

  平江县食品行业协会会长徐望辉认为,辣条行业经此当头一“棒”,行业规范将再上一个台阶,如建立企业产品电子追溯体系,完善产品生产过程记录台账,成立质量巡查小组不定期开展内部自查,确保产品顺向可追、逆向可溯、横向可控。

  “彻底撕掉辣条‘垃圾食品’的标签”

  产业谋变,用生产药品的车间标准生产辣条

  走进长沙福元西路沃尔玛超市,在休闲食品货架上,辣条琳琅满目,售价2元一包、5元一包甚至更贵。

  是什么让辣条从校园街边小卖部卖到了国际连锁大超市?又是什么促使辣条价值提升、价格悄然上涨?

  从长沙出发往东南方向驱车3小时左右,可到达位于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的江西盐津铺子生产基地。修水县风光旖旎,春花烂漫、峰峦起伏。

  进入盐津铺子“小新王子”辣条生产车间,要穿上洁净工作服,洗手、消毒、在密封的风淋室吹掉可能粘连在服装上的异物。洁净明亮的车间,规范地摆放着先进的自动化及半自动化设备,半成品工艺采用电脑程控。

  这是一个空气洁净度可用于生产普通药品和奶粉等产品的无尘车间。

  “辣条国标落地在即,市场空间将进一步打开。”盐津铺子副总经理杨林广介绍,盐津铺子2017年下半年开始研发辣条,2018年12月第一批产品上市。作为食品上市企业,盐津铺子入局即高标准操作,斥资数千万元打造了4000平方米的无尘车间。

  这并不是行业第一个10万级净化车间。

  2017年8月,“麻辣王子”建成投产行业首个10万级净化车间。“想改变人们对辣条的不良印象,彻底撕掉辣条‘垃圾食品’的标签。”“麻辣王子”创始人张玉东雄心勃勃。

  同样有此想法的还有湖南金磨坊食品有限公司。其辣条新生产线引进了行业最先进的膨化设备与技术,生产线全流程智能化控制。“辣条生产从投料到出成品只需要1小时,原本需要30人才能完成的工作量,现在只要2个人就能完成。”金磨坊董事长罗光辉说。

  生产硬件提高标准,“软件”也快步跟上。

  “麻辣王子”在2014年至2018年先后进行了原料升级、口味升级和产品升级,采购天然面粉、非转基因食用油,不添加甜蜜素、安赛蜜、纽甜、阿斯巴甜等化学合成甜味剂,取消色素等,“每一次改变只为让消费吃得更健康、更放心。”张玉东说。

  作为行业“后来者”,盐津铺子以粗粮健康辣条为突破口,产品添加粗粮、膳食纤维,减少糖、油、盐的含量且做到防腐剂零添加;不仅如此,辣条从配方设计、原料采购到生产、检验检测、仓储运输,建立了全环节可追溯的质量控制体系。

  武汉轻工业大学教授、中国粮油学会粮油营养分会副会长李庆龙分析,越来越多龙头食品企业布局辣条行业,产业的前景和生命力可见一斑;市场竞争加剧的同时,辣条产品在口味、形状、包装等方面也更将丰富多样,产业集中度、品牌知名度将越来越高。

  “辣条发展这20年,一路‘打怪升级’,在通往健康休闲食品的路上,营销手段也更加时尚化,如今抢市场靠的是质量、拼的是想法、玩的是心跳。”“麻辣王子”创始人张玉东认为。(记者 黄利飞 黄婷婷)

(责编:罗帅、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