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宅悄悄换“马甲” 城市民宿谁来管

2019年06月13日09:26  来源:三湘都市报
 

  长沙市芙蓉区一家隐藏在居民楼里的民宿。本报记者 摄

  “3年起签合同,每月付您租金4940元,我们将按照民宿风格统一装修。”5月31日,长沙奥克斯缔壹城二期业主张先生迎来了欢喜的收房日,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被一旁吆喝的推销人员叫住了,“我们负责毛坯房托管,您只需出前期装修费,后期我们全权代理。”住宅“换个马甲”变民宿,在长沙并不鲜见。业内人士指出,民宿在职能权责的划分上存在诸多空白,导致非法民宿泛滥成灾。 ■本报记者

  【托管】 “躺着收租”,3年起签保底4940元/月

  6月12日,记者以业主的身份联系了该托管公司。“以您130m2的户型计算,月租保底4940元/月。租期3年起签,最长期限15年,每3年租金以5%递增。一般都是签5年,5年后可按年续签。”销售员刘先生介绍,他们公司是恒城永昶集团,可提供从装修到托管运营的完整产业链服务。

  看见记者不置可否,刘先生急着算了一笔账,“你看,我们装修期为两个月,装修费900元/(带全套家具家电)。按您房子的面积,装修费是117000元,5年的收益是302328元,到期还有一套八成新的精装房。没有空置期,全年满租。如果我们没按时付租需赔付您装修费用,相反合同未到期您房子不能给我们需赔付一年租金。”

  “租房后会如何运营?”“开设民宿是否有营业执照?”对此,刘先生解释说,公司会采用民宿酒店长、短、日租相结合模式,不改变房子结构,“在租赁期内,所有事情都是我们负责,包括水电物业安全问题、执照问题。”

  【走访】 民宿“扎堆小区”,多数无营业执照

  近年来,“民宿”火得一塌糊涂,对于不少人而言,这也意味着无限商机。

  6月12日,记者走访不少小区发现,民宿在长沙住宅小区已无处不在,价格从100元-500元不等,大多数都是私人经营,没有营业执照。

  “这两天都满房了,只能定其他日期的。”长沙爱琴海民宿的生意貌似很火爆,该民宿隐身在长沙开福区藏珑湖上国际花园的居民楼,店家语气里也透露出“傲娇”,“不能看房,要定的话自己在网上预订,不接受线下交易。现在只有6月14-15日剩一间房,北欧40大床房,一天178元。”

  “可以看房吗?你们一共多少房间?”面对记者的疑问,该负责人似乎提高了警惕,“问这么多干吗?我们只有4-5间房,都分布在小区的不同楼层。”

  位于长沙芙蓉区新世纪家园的驿羊羊客栈也藏得很深。记者刚进小区大门就看到了红晃晃的招牌,不过走了大概200多米才看到客栈的真身。该客栈位于居民楼的4楼-7楼,一共8个房间。“按装修档次不同,房价每晚132-179元不等。”客栈负责人介绍,他们已经运营了5年,生意还不错,“最走俏的是8人床位间,一个床位仅45元/天。”

  【问题】 托管经营存风险,“城市民宿”难过政策关

  从前期装修到后期托管,民宿运营俨然已形成产业链,问题也层出不穷。去年,长沙的朱小姐将雨花区天鸿天府一套两室一厅的小公寓委托给湖南星城星房屋托管公司做民宿,并签了3年合同,却不想不到1年,这家托管公司就失联了。

  “虽然毛坯房改成民宿,可激活一部分闲置房屋,方便省心,但事实上存在极大风险。”业内人士认为,托管做民宿,从装修改造到招租,涉及到大量现金流出,一旦托管公司现金流储备无法跟上,就容易导致资金链断裂。同时,还有一些小公司利用短期筹集的资金,投入到其他风险行业牟利,出现问题就会人去楼空,遭殃的只有房东。

  云山美地民宿负责人傅鹏介绍,居民楼里的民宿在行业内又叫“城市民宿”,其最大的风险是政策问题,在长沙,消防政策不允许公寓楼、住宅用作酒店等住宿经营。部分民宿不能达到土地、房管、旅游、公安、交通、工商等部门的监管要求,消费者维权难度大。

  观察

  职权划分存空白

  “网红民宿”谁来管

  目前,民宿是个“非标准”的商品,在职能权责的划分设立上存在诸多空白。记者从长沙公安部门了解到,“民宿”不属于特种行业,尚未纳入治安管理范畴。长沙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民宿”属于新兴业态,在政策法规层面还没有准确的行业定位。

  惹争议的“网红民宿”究竟谁来管?业内人士建议,相关部门应明确民宿的定义,制定完整和健全的法律法规制度,规制行业乱象。从执照发放、安全卫生标准等方面分割职能权力,使相关部门责任到位,有据可立地进行行业的规范与监督。同时,要加大对房东和房源的审核力度,要求所有短租平台取消未备案房源的尚未入住预订。

(责编:罗帅、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