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砂霸”站台终倒台

2019年06月18日10:39  来源:湖南日报
 

  历时8个多月的调查审查,两份处分决定摆在了桃源县水利局原副局长、县河道采砂和矿石市场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原副主任曾征的面前。他目光呆滞神色沉重,仿佛在回顾自己过往的一切。

  6月17日,桃源县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曾征利用手中职权为河道非法采砂充当“保护伞”,已于2018年12月14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今年4月10日,其涉嫌受贿罪、玩忽职守罪被提起公诉。

  朋友圈里挤进“砂老板”

  由于近年河道限采、砂价上扬,河道成为一些人牟取暴利的“角逐场”。

  在沅水桃源段,以梅某、刘某、莫某为首的胜利砂场涉恶团伙暗流涌动,他们盗采盗挖、欺行霸市,群众意见很大。

  当时,作为分管河道采砂规划和水政执法监察的负责人,曾征手中的权力炙手可热。

  “老同学,好久没见,过来聚一聚吧。”2017年9月的一天,胜利砂场股东之一刘某约曾征吃饭。一顿好吃好喝之后,刘某吐露心声,希望得到曾征“关照”。

  之后,曾征通过刘某,结识了胜利砂场法定代表人梅某和股东莫某、顾某等人,渐渐成为他们的座上宾,多次接受这些“砂老板”的请吃。

  对于曾征的“赏脸”,梅某等人好烟好酒好菜款待,还在KTV安排有偿陪侍。

  “我当过兵,上过战场,起初信仰还是坚定的,自从认识这些财大气粗的‘砂老板’后,人生观发生了变化,对比之下心理上慢慢有些失衡。”曾征忏悔道,自己在攀比和侥幸心理驱使下,越发变得“来者不拒”。

  据查,至2018年3月案发,曾征先后收受梅某所送价值6800元的名烟4条、名酒4瓶,接受同学刘某送来的“感谢费”5万元。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曾征把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当成‘稻草人’,最终成了砂石老板‘围猎’的牺牲品。”办案人员介绍。

  “猫鼠游戏”中为盗采站台

  “一到晚上就热闹起来,甚至干通宵……”这几年,胜利砂场非法采砂繁忙,周边群众举报不断也安然无恙。

  怎么会这样?办案人员道出其中蹊跷:“胜利砂场自成立以来就没有取得沅水干流内采砂许可,曾征是知情的,但他当‘睁眼瞎’,长期放任该砂场采取昼伏夜出的手段逃避监管和打击。”

  更令办案人员气愤的是,曾征还把内部掌握的执法检查信息和群众举报内容,通过电话或短信泄露给砂场关联人顾某。

  为掩人耳目,曾征也会装模作样地开展一些执法检查。比如,把本应对法定代表人梅某的处罚,变为对管理人员莫某给予行政处罚,致使胜利砂场一直没有受到伤筋动骨的打击,甚至公然在河道内违法搭建起二层办公楼。其猖狂的盗采行径,屡屡在这样的“猫鼠游戏”中“满血复活”。

  据了解,2017年5月至2018年2月间,胜利砂场盗采砂石达94.2万吨,致使国家矿产资源流失1783.1万元。

  而对于曾征为非法采砂站台,“砂霸”也“报之以李”。据查,曾征先后收受胜利砂场股东所送现金10万元。

  “同学情”导致彻底崩盘

  “最初帮他,纯粹是念及同学之情。不想这‘情债’越欠越多,直到彻底崩盘。”

  曾征讲到的这个人,是他的高中同学、胜利砂场股东刘某。刘某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桃源县漳江街道胜利村党支部书记,他直接参与了梅某黑恶势力团伙并为其充当“保护伞”。

  “纵观本案,刘某算是一个关键人物。曾征所收钱物,一般都是通过刘某送达的,他觉得同学送的礼是人情往来,收得放心,甚至是在帮他致富。”办案人员介绍,曾征还贷款30万元借给刘某,至案发时违规获取利息3.6万元。

  据了解,自从刘某伙同梅某等人开办砂场后,他们不断加大对曾征的“感情投资”,最后将其套牢。2018年3月,桃源县公安局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对群众反映强烈的胜利砂场非法采砂行为予以立案查处,曾征充当“保护伞”的问题线索随即被移送县纪委监委。

  “曾征被任命到重要岗位,是组织的信任和重托,但他最终辜负了这份信任和重托。”桃源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王超辉说。

  据悉,今年来,该县纪委监委以曾征严重违纪违法案为警示,在全县水利系统全面开展了“以案促改”工作,通过切实扎紧制度“笼子”,进一步消除权力监督的“真空地带”。(记者 张斌 通讯员 宋志飞 李芳)

(责编:何萌、邢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