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造”电影如何引进来,走出去

2019年08月23日11:35  来源:长沙晚报
 

  《放学后联盟》剧照一

  《放学后联盟》剧照一

  《放学后联盟》剧照二

  《放学后联盟》剧照二

  《我们的十年》剧照  均为资料图片

《我们的十年》剧照 均为资料图片

  8月21日,电影《放学后联盟》在爱奇艺正式上线,这是其出品方楚人传媒继《我们的十年》后又一部取景长沙的诚意之作。在专注本土情怀、积累经验后,楚人传媒近期也准备“高举高打”,涉足制作更精良、投资更大的商业大制作。

  影片出来后,我们自己都感叹,原来长沙这么漂亮这么时尚

  《放学后联盟》讲述了“二孩时代”家中长子“小叮当”因不满被父母忽视,自导自演了一出“被绑架”的闹剧,从而引发了一系列啼笑皆非连锁反应的故事,是全国首部儿童街舞电影。

  去年该片受邀参展了世界排名第一的儿童电影节——美国圣地亚哥国际儿童电影节。当时全球有1800多部影片报名参赛,120部作品入围,影片最终突出重围,斩获两项大奖,演员班嘉佳、张子健凭借在其中的精彩演出,分别荣膺“最佳新星奖”“最佳儿童演员奖”。

  影片虽在国际上折桂,但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湖南电影,该片制作、导演、编剧、制片人等主创人员均为湖南人,影片全部在长沙取景,镜头中长沙元素多多。

  电影里小演员们上的小学就在高新区虹桥小学与师大附中高新实验中学取景,放学后走出校门的林荫道,就是中南大学校门口的那条路。与反派的天台激斗拍摄于步步高广场王家湾店楼顶,街舞比赛的选址则在工业气息浓厚的坪塘水泥厂。此外,观众在影片中也能看到铜官窑古镇及汽车西站。

  此前,该公司就邀请了赵丽颖、范逸臣等明星拍摄了一部院线电影《我们的十年》,上映后取得了亮眼的票房成绩,片中的长沙风光也让人印象深刻。赵丽颖与同学拍毕业照的地方,便是千年学府岳麓书院,见到“惟楚有材、于斯为盛”的牌匾,湖南观众天然就有了一种亲切感。男演员们挥洒汗水的绿茵场,便是湖大学子熟悉的体育场。

  记者曾在影院看过该片,当时观众的讨论声不绝于耳:“这是岳麓书院,这是福元路大桥,哈,这是贺龙体育中心旁的摩天轮!”本土观众在影片中找长沙元素“彩蛋”,玩得不亦乐乎。

  “《我们的十年》这部影片全部在长沙拍摄,湖南大学、中南大学、岳麓书院、黄花国际机场、浏阳河婚庆文化园、坡子街、长沙地铁等都是我们的拍摄地,连演员乘坐的的士也能见到‘长沙欢迎您’字样。”楚人传媒CEO杜焘向记者介绍说,影片出来后,我们自己都感叹,原来长沙这么漂亮、这么时尚。

  长沙形成完备的策划案,再带着策划案去找北京的导演、演员等

  放眼全球,电影产业都是一个人才、资本、技术高度集中的产业。美国的电影多产自于好莱坞,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好莱坞的几大片厂发行影片数量占到了全国产量的75%,控制的影院数量占据了首轮影院中的90%。即便到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大片也多来自于华纳兄弟、索尼哥伦比亚等几家大公司。印度以每年1500部电影的产量排名世界第一,其中绝大多数电影来自于宝莱坞。

  如今,中国电影的中心无疑在北京,北京集中了中国电影最精锐的人才、最有力的资本与最现代的技术。2018年,北京地区生产影片410部,占全国电影产量50%,其中15部影片票房过亿。2019年春节档期间,8部新片中,《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新喜剧之王》《神探蒲松龄》《小猪佩奇过大年》等均为北京出品,共贡献42.23亿元的票房,占新片总票房的72.4%。

  在计划经济时代,电影生产集中在国营八大制片厂,比如西安电影制片厂就曾拍摄过《霸王别姬》《红高粱》等享誉国际的佳片。潇湘电影制片厂也出品过脍炙人口的作品,《湘西剿匪记》是一代人的经典,《那山那人那狗》曾斩获金鸡奖,该厂还与香港影人合作过经典港片《新龙门客栈》。如今,由潇影厂组建的潇湘电影集团,主要拍摄主旋律题材,近年来就出产过《香港大营救》《国礼》等片。在产量有限的情况下,潇影依旧坚持着精良的制作,保持着自己的主流声音。前年,潇影还出品过一部《大象林旺之一炮成名》,试水动画片领域。

  楚人传媒则是本土一家独辟蹊径的民营公司,他们一直专注商业片领域,在此前几个项目中,都担任了影片的第一出品方及第一发行方,主导整部影片。除北京外,湖南乃至全国同类型的公司都不多。

  杜焘也笑称自己是一个“异类”:“我们拍的数量也不多,保持一年一部的速度,不过我们会坚持对影片的整体把控。”

  楚人传媒在北京也有分公司,不过杜焘和公司的核心成员还是选择留在长沙。杜焘自己是益阳人,同事也大多是长沙及周边地区的人。他们说,我们的家就安在长沙,长沙给了我们一种踏实的感觉。

  在电影制作中,楚人传媒着重去体现本土情怀。杜焘介绍说:“我们对长沙、对湖南是有很深感情的。如果影片本身对地域性没有特别要求的话,我们都会放在长沙拍。在镜头中体现长沙风物,让影片成为推介长沙的窗口,也是我们对这座城市的回报。”

  远离电影中心北京,当然会给他们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但也不是全无好处。杜焘介绍说:“在北京,一些标志性的大导演影响力是很大的。他们去拍哪种题材,可能会造成各家跟风,扎堆去拍哪种题材。电影圈的信息虚虚实实,找到好项目就像在沙里淘金一样。而远离那个圈子,你可能会获得独立思考的空间,沉下心来去找有感觉的好题材。”刚刚上线的《放学后联盟》便是一部题材稀缺的儿童片。

  在杜焘看来,长沙有打造湖南广电的成功经验,其实是不缺乏优秀策划人才的。“我们通常会在长沙完成影片的核心创意,形成完备的策划案,然后再带着策划案去找北京的导演、演员及其他公司。我们在长沙,同样可以利用到北京的优质资源。”他表示。

  讲好中国故事、寻找全国观众的情感共鸣,是本土电影升级壮大的必由之路

  电影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当下不少香港导演北上拍片,演员虽集中于北京却来自全国各地,资金可能举全国多家公司之力甚至是中外合拍。从主导公司的归属地来看,很多电影是北京出品,但从电影内容看,其地域性也在渐渐模糊。今年春节档票房冠军《流浪地球》由北京文化出品,但讲述的却是人与地球、与宇宙的故事,片中主角驱车一路从北京到了上海。《疯狂的外星人》由香港上市的欢喜传媒出品、北京的光线影业发行,影片却在长沙大范围取景,观众可以在影片中看到文运街、长沙图书馆、波隆立交桥等大量长沙景物。发行《神探蒲松龄之兰若仙踪》的爱奇艺影业也是一家北京公司,片中的不少外景却取景于张家界。

  湖南电影要取得更大的发展,也不能囿于本地,讲好中国故事、寻找全国观众的情感共鸣,也是本土电影升级壮大的必由之路。

  在本土拍摄,自然是入行不久新公司控制成本、“摸着石头过河”的正确选择,但在“羽翼渐丰”之后,大家也会有走出去、拍摄影响全国票房的大片的雄心。在长沙拍摄了《我们的十年》与《放学后联盟》等影片,累积了相关经验之后,楚人传媒近期也准备搞“大动作”。

  据记者了解,他们目前正在推进的一个项目,英文名暂定为《Battle》,取材于街舞女孩席嘉琪的真实故事。席嘉琪来自于单亲家庭,父亲在她童年时就离开了家,母亲不得已变卖了家里的房产,带着嘉琪离开新疆,来到了广东中山打拼。母女二人挤在城中村里不到30平方米的房间,房里只摆得下一张床和书桌,但一个月租金300块钱,最苦的时候,席嘉琪不得不捡破烂讨生活来维系自己的街舞梦想。2017年,席嘉琪获得了世界街舞锦标赛中国赛区popping舞种的总冠军,并在接下来的世界街舞锦标赛总决赛舞台上,获得了popping的四强。声名鹊起之后,席嘉琪上了《快乐大本营》,其励志故事感动了亿万观众,去年她又参加了《热血街舞团》的录制,收获了更多的拥趸。

  在楚人传媒的计划中,她的故事将被打造成融合运动与亲子元素,对标《摔跤吧,爸爸》和《当幸福来敲门》等励志大片,投资相比于以往的项目也会水涨船高。目前,公司有意让国内一位一线女演员出任母亲一角,已经在与其联系了。其他角色的扮演者,公司也有望邀请到实力派男演员与当红偶像加盟。

  杜焘介绍说:“这部影片投资和制作都将全面升级,希望能撬动更大的票房。这是我们‘高举高打’的一个大片。”

  因为故事人物的原型生活在广东,所以为追求真实,影片的拍摄地点预计也将放在广东。“对于这类对地域性有要求的故事,我们会尽量放在发生地,力求保证其原汁原味。我们会根据电影的特性,寻找最适合的拍摄地。中国观众的情绪其实很直接,要么让他们看电影大哭,要么大笑,我们会找准切入点,寻找影片与全国观众的共鸣。”

  在公司的未来计划中,还有一个关于长沙的项目。三国时期,刘备曾派大将关羽攻打长沙,在其中发生了关公义释黄忠,黄忠箭射关羽盔缨,以报关羽不斩之恩等故事。这个故事一直盘旋在杜焘心头,一旦成型,楚人传媒也打算把它拍成一部大投资大卡司的古装历史大片。

  对此,杜焘有着很明确的规划:“我们会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先拍摄一部(投资)一千万(元)的影片,再拍摄一部三千万的影片,等这些都完成了,接下来我就要尝试拍八千万甚至上亿的大片了。”

  无论是湖南故事,还是外地故事,无论是中小成本电影,还是商业大片,对电影人来说,好故事都是一切的根本。杜焘坦言:“中国不缺钱,不缺技术,最缺的就是好故事。我们决定是否投资一部影片,最关键的就在于对这个故事有没有感觉。”

  相比于直接拍摄影片,湖南电影也早以参与投资的方式,加入过不少国际大片中。电广传媒影业就牵手了美国狮门影业,拍摄过《惊天魔盗团》《爱乐之城》等影片,其中《爱乐之城》还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拿下了包括最佳女主角在内的多项大奖。

  相关链接

  网络放映能成为院线电影的有力补充吗?

  随着电影市场的发展,网络放映也成了不少影片在院线之外回收成本、扩展影响的渠道,《放学后联盟》此次就选择了网络放映。

  在网络电影兴起之初,泥沙俱下,不少品质堪忧的“网络大电影”(简称 “网大”)根本没打算上院线,就指望着在网上“圈一波钱”。杜焘介绍说:“随着市场越来越规范,这一印象也逐渐在扭转。很多美国电影拿不到引进配额,只能上网,严格来说也算‘网大’,你能说它们是烂片吗?不少网大也渐渐在走‘精品化’路线,投资与阵容也能媲美院线电影了。”据悉,《放学后联盟》就是一部按照院线电影规格拍摄的儿童片。不少电影在网络播放中也能取得不错的收益,据记者了解,由爱奇艺参与出品的网络大电影《灵魂摆渡黄泉》,片方分账达到4000万元人民币,成为了目前网大的“票房冠军”。

  在国外,由网飞、亚马逊等流媒体公司投拍的网大已经发展得风生水起了。荣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罗马》,本质上就是一部网大,只是因为奥斯卡仅对院线电影开放,该片为取得参赛资格,才在美国影院小范围点映。无论从电影质量看还是从商业收益看,网大都成为了不可忽视的一环。在中国,网络付费播放的环境也渐渐形成,我们也希望网络放映能成为院线之外有力的补充。(记者 宁莎鸥)

(责编:唐李晗、邢佳)